中國選秀16年,我們扒出了藏在導師背后的4大套路

來源:網絡 更新日期:2020-05-01 13:22:26 點擊:1605604

男女團選秀的這把火看來是越燃越旺了。

當《青春有你2》的reader們還在讓Jony J懷疑人生時,場外又有兩檔節目提上日程——

《創造營2020》前腳剛開發布會,《少年之名》隔天就官宣了導師名單。

你方唱罷我登臺,真是好不熱鬧。

但“4位導師+1位制作人”的配置,熟悉的張藝興、胡彥斌、程瀟,不禁讓人懷疑這新節目的名字應該叫做《偶像101》。

從《偶像練習生》爆火的那個夏天開始,《創造101》、《青春有你》、《創造營2019》等形式高度相同的選秀節目開始接連出現。

不僅僅選手們在其中往返掙扎,導師們也是剛從這個節目下來,就又走上了另外一檔。

這些選秀導師仿佛組成了一個大型裝備庫,每當有新節目,就只需要裝備庫中,根據不同屬性,挑出心儀的,直接填入名字即可。

從2004年《超級女聲》開始,中國選秀節目已經走到了第16個年頭。

從最開始的評委到現在的各種制作人,導師陣容發生了什么樣變化?是否又有跡可循?

讓我們將沿著這16年選秀之路走一遍,找出答案。

01 不止選手回鍋,導師也在“回鍋”

這是張藝興連續第三年擔任男團選秀制作人了,前兩年的他都留下了不少金句——

2018年《偶像練習生》時,他說:“想告訴大家,這個舞臺只是一個起點”。

2019年《青春有你》時,他說,“人生沒有淘汰,只是轉換舞臺?!?/p>

事實上,這三年來張藝興不單是見證了練習生轉換舞臺、回爐重造,就連他自己都在做同一件事。

從《偶像練習生》全民制作人代表,到《青春有你》青春制作人代表,再到這次的《少年之名》少年制作人……

Title前半句雖然不同,但張藝興已經隱隱開辟了一條“男團pd”副業道路——

鐵打的制作人,流水的練習生。

估計參加過男團選秀的練習生們,見面第一句都會情不自禁唱起,“你的PD、我的PD,好像都一樣”,或者是,“我是張pd的18屆學生,你哪屆?”

從愛奇藝到優酷,練習生不管混跡哪一個平臺,都逃不過張藝興的“balance”,一般我們簡稱這種情況為“各平臺選秀節目共享PD”。

忍不住猜測張PD的心理活動:不親手把你們送出道,我不放心。

世界很小,“轉學生”來到《少年之名》后,不僅能遇到跳槽的班主任,還能遇到跳槽的科任老師。

在《偶像練習生》里擔任舞蹈導師的程瀟,這次繼續教舞蹈;

而在《創造101》里教唱作的胡彥斌,變身男團全能音樂導師,他還放狠話,“在過去三年的團體選秀中,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么好的時機,三個平臺兩家做女團,唯獨你們一枝獨秀?!?/p>

不只是他們,這些年長期輾轉于各大選秀節目當導師的明星,數量是真不少。

從2004年的《超級女聲》到今年的《少年之名》,不完全統計,一共出現了62檔歌舞選秀節目,導師合計302人次,共171人。

在這171人中,有66位當過兩檔節目及以上的導師,比例達到了38.6%;4檔或者4檔節目以上的,則有19人。

其中次數最多的,除了《中國好聲音》的七屆元老那英,便是羅志祥。

?藝人名字大小按照擔任選秀導師次數多少排列

不同于一年一檔節目的那英,羅志祥4年接了7檔節目:

2017年參加《天生是優我》之后,便開始一發不可收拾,《快樂男聲》《創造101》《這!就是街舞》等一檔接著一檔,每一個都算是當季熱播。一時間,不知該說羅志祥挑選節目的眼光好,還是夸靠著強大的專業能力,盤活了一檔檔選秀節目。

算下來,羅志祥一年基本上要錄2檔,一檔節目的播出周期一般在3個月左右,果然是精力充沛,擅長時間管理。

而羅志祥今年原定要參與的《創造營2020》,同期教練也全都是“回鍋肉”:

2018年,鹿晗和宋茜一同擔任了《熱血街舞團》熱血召集人,黃子韜和羅志祥則是《創造101》的老搭檔了。

兩年后,我身邊的還是你,真好。

只不過丑聞曝出后,羅志祥是否還有機會在節目上說出這句話,就是未知數了。

02 畢業即就業,練習生正在導師化

從選秀節目畢業后,成團的、當歌手的、演戲的……總之,各有出路?!?年后,沒出道的91位“偶像練習生”都去哪兒了?

有一部分選手則重新回到了選秀,坐上了導師的寶座。

171位導師中,有26位出身選秀,占總人數15.2%,他們或是因選秀節目出道,或是參加選秀節目后一舉成名。

這個現象是由李宇春帶起來的。

7年前,李宇春擔任《2013快樂男聲》評委,這一年“快樂男聲”是歷時三年之后再度出關,因此評委的陣容相當浩大,前有謝霆鋒、陳坤、陶晶瑩三位“大神”坐鎮,后則有05超女冠軍李宇春加盟。

21歲當選手,29歲當評委,師姐李宇春就不可避免地被問到了,身份轉變有什么感想?她說,“我是很好奇,看看有沒有黑幕嘛?!?/p>

雖然李宇春開了一個頭,不過接下來幾年里,跟上的人其實并不多。

2013-2016年間,僅有6位導師來自選秀,其中5人都是來自“超女快男”品牌:05超女李宇春、何潔,06超女尚雯婕、譚維維,以及07快男張杰。

等到2017年,這股潮流儼然進入小高潮。單是這一年,就有新增的7位導師系選秀出身,比過去4年總和還多。

?2013—2019年選秀出身導師數量變化

另一部分備受選秀節目青睞的,則是擁有韓國練習經歷的藝人。

在練習生培養方面,韓國已經進入工業化生產時代,自有一套嚴格的選拔流程和標準。練習生幾乎是千里挑一,很多人甚至是從小學就開始了培訓。

在選秀中,此類導師能夠給出一定的見解。

171位導師中,便有15位曾是韓國大型娛樂公司練習生,其中,來自SM公司的有7人,達到了總人數一半。

正好驗證了那句話,“中國選秀千千萬,SM導師占一半”。

?韓國練習生出身的導師公司分布與節目次數

2016年,Bigbang前成員勝利加盟《加油!美少女》,打響頭炮。

第二年,EXO組合成員出道的吳亦凡則現身《中國有嘻哈》,“freestyle”、“skr”等金句一度無比出圈。

同樣是“歸國四子”的張藝興、鹿晗、黃子韜,近年也開始在選秀中挑起大梁。

以今年為例,這邊張藝興在《少年之名》擔任制作人,那邊鹿晗、黃子韜則在《創造營2020》當女團教練。吳亦凡將加盟教練團的坊間傳聞若成真,那么這四位隔空對打的場面堪稱“活久見”了。

此外,王嘉爾、程瀟、周潔瓊、徐明浩,都是韓國知名娛樂公司練習生,當導師前就已經有很高的人氣。國內選秀出道的孟美岐等人,早前也同樣在韓國練習數年。

也正是因為擁有了共通的經歷,往往這些導師能夠和選手們形成情感上的共鳴。

畢竟最了解練習生的,莫過于練習生自己。

2018年在《偶像練習生》C位出道的蔡徐坤,兩年后以青春制作人代表的身份,再次回到大廠。和女孩們見面時,蔡徐坤讓她們稱呼自己為“坤學長”,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

在日后的封閉練習中,“坤學長“有時候分享自己參與節目時的故事,有時候則能迅速為訓練生的舞臺提出解決方案。

他說,他也曾在相似的舞臺上,遭遇過同樣的問題。

第二次公演,謝可寅在演出后尖叫釋放壓力,Jony J一頭霧水,而蔡徐坤則秒懂,表示非常理解她們,因為自己有過同樣的經歷。

通過選秀節目讓人們認識自己,并積累了一定人氣后,再去選秀節目當導師,展現自己的進步和成長,從而制造出新的吸粉點。

比起《偶像練習生》初亮相時引發的一系列負面話題,以學長身份回歸的蔡徐坤,無論是性格還是態度,均讓觀眾改觀不少。

這套“選手→導師”的閉環,已經逐漸被使用得行云流水,儼然成了選手們的就業新方向。

然而隨著選秀掀起一陣新的熱潮,完成閉環的時間被壓縮得越來越短。

從“超女冠軍”到“快男評委”,李宇春用了8年。

此后仿佛開啟了加速度:

孟美岐從《創造101》練習生到《明日之子》星推官,僅用時1年;

2年前還是《偶像練習生》練習生,2年后蔡徐坤便成了《青春有你2》青春制作人代表;

《這就是街舞》冠軍韓宇從跳街舞到教舞蹈,也不過2年……

剛出道就當導師,就好比應屆生搖身一變成為老師,上崗教大學生,難免會被質疑“實力夠不夠強?經驗夠不夠豐富?資歷夠不夠深?”

選手、練習生們同樣如此。

站上導師的舞臺,若想完成華麗轉身,就必須先經歷公眾目光的考驗和審視。

03 導師們,越來越年輕

選手和練習生逐漸走上導師席,恰恰正是導師年輕化的體現。

近年來,國內選秀中年輕導師越來越多,甚至連原本導師陣容基本都是60后、70后的《中國好聲音》,去年都首次請來了85后導師李榮浩。

《中國好聲音》的變化僅僅是國內選秀節目的一個縮影。

2013—2020年,導師平均年齡是36歲。以2017年為分水嶺,17年前導師平均年齡是40歲,而17-20年,這個數字已經降低到33歲。

以“四十不惑”的標準來看,僅有90人次在當導師時達到了“不惑”的程度,占總人次的53%,剛剛過半。

?2004—2020年導師年齡分布

不過有意思的是,當導師時年齡最大的是足球教練徐根寶,參加06和07兩季《加油!好男兒》時分別是62歲和63歲。

至于年紀最小,則是2018年《這就是街舞》的明星隊長易烊千璽。2000年11月出生的他,錄制節目時尚未成年。

他的隊友王俊凱,今年擔任《我們的樂隊》市場總裁時,和謝霆鋒、蕭敬騰形成了70后、80后、90后陣容。1999年出生的他都在自我調侃,“我13歲出道,感覺自己在這個行業已經出道很久了,但其實每次錄節目還是最小的那個?!?/p>

導師越來越年輕,意味著在資歷與年齡相掛鉤的傳統印象主導下,他們更容易引發專業程度上的質疑。

因為年紀小,易烊千璽曾被街舞選手diss過“不懂行”;

擔任《偶像練習生》導師時只有19歲的程瀟、周潔瓊,同樣被觀眾質疑過,她們是否有資格當導師。

是否能頂住輿論壓力,用實際表現來征服選手和觀眾,成為了年輕導師們面臨的第一道挑戰。

04 流量入局,已是大勢所趨

不難發現,2017年成為了導師市場變化的重要節點——

2017年后,選秀出身的導師數量激增;

2017年后,練習生開始走上導師席;

2017年后,導師陣容中開始出現25歲以下年輕身影……

這幾類導師,其實有很大的重合性,也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自帶流量。

從吳亦凡加入《中國有嘻哈》后,基本上選秀節目都會將至少一個導師席位留給高人氣明星。

在2017年至今的38檔選秀、101名導師中,就有19人的超話排名位于明星超話榜TOP100(截至4月29日20:30)。超級話題是微博推出的一項功能,聚集了大量的粉絲群體。

且這些導師的微博粉絲,均在2000萬以上,多者如楊冪已經破1億,易烊千璽、王俊凱、張杰等人也都破了7000萬大關,已經或正在向8000萬邁進。

?部分導師的超話排名與微博粉絲數

流量導師的加入,能在節目前期保證高討論度和高話題。

以《我們的樂隊》為例,#王俊凱我們的樂隊#話題閱讀高達52.4億,討論更是千萬級別,遠遠超過了其他兩位合伙人乃至節目主話題。

流量導師們在節目中的一舉一動,均能夠被捕捉并引發討論,更進一步有利于節目知名度的打開。

《青春有你2》中,蔡徐坤初舞臺、點評訓練生的反應、指導教學畫面,甚至是為學員慶生這樣的幕后故事、耳朵紅了這樣的細節,都成功登上熱搜。

流量入局,配套的則是導師稱謂的“去導師化”。

2012年前,主流的選秀莫過于“超女”“快男”“加油好男兒”“我型我秀”系列,這個時期的稱謂為”評委“,一定程度便是和權威、專業掛鉤。

因此,專業的制作人、樂評人或者資深音樂人是節目首選,開啟了專業評委時代,包小柏、黑楠、柯以敏等都是標志性人物。

隨著2012年《中國好聲音》的開播,專業評委式微,選秀進入“大明星導師”時代。

那英、汪峰、楊坤......他們都是有經驗豐富的歌手,業務能力有目共睹。

同時,選秀節目上的跨界導師也逐漸多了起來:《中國最強音》的章子怡、《中國夢之聲》的郭敬明、《加油!美少女》的黃曉明......

這些導師都是當時知名的大明星,也是自己領域的佼佼者,但對于音樂,遠遠談不上專業級別。

2017年,流量開始加入,稱謂也逐漸多元化,如“制作人代表”、“發起人”、“主理人”等。

原因自然也很好理解,一方面依靠流量來拉動節目收視,一方面節目仍得保障專業性,“流量+專業”的導師搭配開始出現。

你說流量當導師不夠資格?我又沒說我是導師。

?2004—2020年稱謂變化

從這16年來看,流量的入局很正常,選秀向來就是誰能保證收視就請誰。

13年前的評委楊二車娜姆都能以個性的名字、黑長直+大紅花打扮、毒舌的點評引發諸多罵戰……

那么,十多年后又有什么理由拒絕流量的入局呢?

05 偶像生產體系,已成模板

導師輾轉于選秀、選手當導師、年輕化、流量化,按照以上的幾個趨勢,我們甚至可以輕松構建出下一個選秀節目的導師公式——

以5位導師為標準,流量和實力派會分別占據2-3個名額。

流量導師,年齡一般在20歲出頭,大概率會是往屆選秀中熱度較高的選手,人選集中在《偶像練習生》《創造101》《創造營2019》《青春有你2》等幾檔熱門選秀的出道選手;

或者是擁有練習經歷的偶像,如SM、P社、JYP等韓國娛樂公司的中國成員,或者是TFBOYS這樣的國內偶像。

而實力派呢,則是80后中在各自的領域內實力有目共睹的老將,諸如胡彥斌、Ella等人,實力風評俱佳。

再偶爾若是出現資歷更老的70后,那么可能導師專業性更讓人信服。

經過這一層層的縮小范圍,導師的選擇也就變得有限,“回鍋肉導師”也就見多不怪了。

對了,還有一個公開的秘密:男女搭配,干活才不會累,女藝人起碼也要分走1-2個名額。

這也就構成了現在選秀節目通用的一套導師公式——

流量+80后中生力量+女性+X

不過掌握套路并不意味著就會一帆風順。

就像《創造營2020》,本以為擁有多檔選秀導師經驗的羅志祥,能夠成為中流砥柱,沒想到他成了最先倒下的那一個。

是讓代班教練大張偉繼續教下去,還是緊急尋找像羅志祥這樣擁有資歷與實力的救急導師,這成了讓節目組火急火燎的一道難題。

套路雖輕松,但也會翻車。

今天的最后一個問題,如果讓你打造一個選秀節目,誰會成為你心儀的導師陣容呢?

(文章配圖來自網絡)

相關熱詞搜索:鹿角的功效與作用 ,鹿晗原名 ,鹿晗圖片 ,鹿晗和關曉彤分手了嗎 ,鹿晗mv制作公司道歉

上一篇: 青藏高原上的“捕鼠隊”

下一篇: 尋最早新冠死亡案例 加州寄望的“開棺驗尸”能如愿嗎?

分享:

离线单机麻将 股票配资温州 黑龙江11选5500期查询 上海时时乐官方开奖 云南快乐10分前三推算 合理的资产配置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风采 青海11选5网投平台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出号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