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來源:網絡 更新日期:2020-01-03 14:55:19 點擊:1527558

兩面針終于要“斷臂求生”了。


在2019年的尾巴上,這個曾經輝煌的過敏牙膏品牌終于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發布了一則重大資產出售公告,擬以11.74億元的交易總價,向控股股東廣西柳州市產業投資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出售其持有的房地產公司、紙品公司的相關股權及債權,交易方式為現金支付。


簡單來說,就是兩面針要把一直虧損的做房地產和紙品的子公司賣掉,回收資金——估計很多人和鮮姐一樣,直到看到公告才知道,兩面針竟然還做房地產?


兩面針確實早不再只是一個“牙膏廠”了,日化、紙品、醫藥、房地產... ...兩面針想做“生態圈”的野心勃勃,然而這個夢做了十幾年,最終還是要碎裂。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做夢的代價是慘痛的,多元化的產業布局對原本風光的兩面針牙膏是極大的拖累。發展多元化的十六年,也是兩面針被市場拋棄的十六年。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牙膏第一股”,上市即巔峰


兩面針最早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41年成立的亞洲枧廠等5家小型私營肥皂廠,1978年改革開放后,從幾家合并的日化廠分離出牙膏車間,取名叫柳州市牙膏廠,這就是兩面針的前身。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1979年,兩面針研制出了中國第一支中藥牙膏,這在當時可是件了不起的大事,柳州市牙膏廠憑此快速發展,成為國內重要的牙膏廠之一。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1994年,柳州市牙膏廠進行股份制改革,成立柳州兩面針股份有限公司,“兩面針”這個名字,作為國產牙膏的佼佼者走進千家萬戶,和中華、黑妹成為中國牙膏市場的三大著名品牌,那句“一口好牙,兩面針”的廣告詞每天都在電視上循環播放。


1992年到1995年,高露潔、聯合利華、佳潔士等國外牙膏品牌陸續進入中國,國內也陸續有牙膏廠商成立,加入戰局。即便如此,兩面針依然保持著傲人的勢頭,一路高歌猛進,2001年,兩面針牙膏年產銷量突破了4億支。2002年,“兩面針中藥牙膏”被評為為中國名牌產品。


據公開資料,2000年至2002年,兩面針牙膏的市場占有率分別為11.16%、14.22、16.30%。那時候的兩面針,推出了金銀花牙膏、強效中藥牙膏、潔白、全能護理牙膏等多種系列,在低中高各個檔次都占有一席之地,尤其在中檔牙膏領域,地位穩穩當當——自1996年起,兩面針牙膏的產量和銷量就長期位居全國牙膏行業前三名。


2003年,兩面針的總營收為人民幣5.86億元,扣非凈利潤更是高達2800萬元。其中,僅僅是日化板塊中的牙膏業務就為兩面針創收4.43億元,占總營收的76%。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2004年1月,仍處在鼎盛時期的兩面針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正式登陸資本市場,成為行業內首家上市企業。當時的兩面針市場占率有高達13%,牙膏收入達到2.92億元,在市場上僅次于佳潔士、高露潔,位居國內品牌第一,風光無兩。


但是誰也想不到,“牙膏第一股”的上市即巔峰,之后的兩面針“飄了”,開始走上連續十三年的虧損之路。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多元化經營,連虧十四年


2006年,對于兩面針來說是具有轉折意義的一年。這年開始,兩面針的扣非凈利潤由正轉負,虧損1.08億元;也是從這一年開始,直到現在,兩面針依然沒有扭虧為盈。13年過去,累計虧損已經超過13億元。


其實,上市后的前兩個年頭,雖然兩面針的總營收依然能維持在5億元以上,但已經充分釋放了危險信號,從2004年到2005年,兩面針的扣非凈利潤卻出現了大幅下滑,分別為700萬元和400萬元。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那么,為什么呢?


不可否認,確實有市場競爭太慘烈的原因,但如果讓牙膏市場獨自背下這口鍋,那就太過分了。


2004年,兩面針曾在招股書中表示,隨著外資企業大量涌入,導致國內牙膏行業競爭加劇,毛利率也在不斷下降,加之兩面針所需要的中草藥原材料的價格也在不斷上漲,面臨的競爭是極其激烈的。


因此,兩面針“鬼才”地準備走多元化的路子,除了牙膏,兩面針列出了十項募集資金的用途,其中包括房地產業、旅游用品業、藥業、糖業等多個領域——大力擴展業務邊界,通過多元化業務創收,這就是兩面針面對激烈市場競爭做出的應對方案。


事實證明,這個應對,錯得一塌糊涂。


兩面針上市募集的6.57億元資金,分散投入到了10個項目中,除了牙膏主業之外,還涉及紙尿褲、衛生棉、洗滌劑等業務。


即使在連續虧損3年后的2009年,兩面針把多元化的腳步邁進入紙品行業。然而,不幸的是,紙業正是公司最大的投資敗筆。10年以來,紙業始終虧損,虧損額少則數千萬,多則上億,對其他板塊的正常經營也造成了影響,給公司整體造成巨大的財務壓力。


2019年半年報顯示,兩面針旗下有5家控股子公司虧損,合計虧損金額達3322.83萬元。其中,紙品公司凈利潤虧損2847.88萬元,房開公司凈利潤虧損176.47萬元,日化公司凈利潤虧損245.14萬元,進出口貿易公司凈利潤虧損39.11萬元,衛生用品公司凈利潤虧損14.23萬元。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資料來源:兩面針公告


多元化業務帶來的虧損拖累了主業,業績一蹶不振,兩面針徹底陷入泥潭。


“本末倒置”的兩面針在家用牙膏市場已經被主流拋棄,2016年,公司4360萬支家用牙膏,市場占有率已不足百分之一;到2018年,兩面針家用牙膏的銷量減少至3350萬支。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資料來源:華經產業研究院


兩面針顯然對自己當下的狀況也十分了解,所以才有了出售資產的決定,雖然兩面針一度被上交所質疑為“借處理資產避免虧損”,但兩面針在回復函中給予了否認,稱“公司本次交易的目的是減少公司虧損,降低公司負擔,為公司業務轉型提供資金支持,致力于聚焦主業,發展日化產業。


至于兩面針牙膏還能不能回歸主流市場,仍然是個未知數,老牌子的影響力和知名度還在那里,就看公司準備怎么“玩”了。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還有幾根救命稻草


兩面針真的是很“神奇”的一家公司,雖然制定發展戰略的眼光差了點,但投資的眼光確實很獨到。這也是公司連虧十幾年,依然能在A股屹立不倒的原因。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1998年,兩面針作為發起股東投資中信證券,持股3.83%。2003年,中信證券A股上市,在之后的十幾年里,中信證券的股票成了兩面針的救命稻草。


從2006年起,兩面針一旦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彌補主營業務虧損,就賣一部分中信證券股票。2006年末,公司就緊急出售中信證券488萬股,套現1.25億元,獲得投資收益1.16億元。


2006年到2018年,兩面針通過出售中信證券股票,累計套現超過10億元。


不過,股票總有賣完的一天,截止2018年末,兩面針還持有中信證券865.98萬股,已不足0.71%。這根救命稻草還夠用幾次,誰也不好說。


還有一個讓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即使在家用牙膏市場兩面針已經快“查無此膏”了,但在酒店牙膏市場里,兩面針還是老大。


回想一下,幾乎每次出門住酒店,配套的牙膏都是小小管的兩面針。


從2000年開始,兩面針就開始“進攻”旅游牙膏市場,而且可以算得上一帆風順。到2016年,兩面針已經是錦江之星、如家、漢庭、和格林豪泰等連鎖酒店的牙膏供應商了,是旅游牙膏市場中名副其實的霸主。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兩面針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在酒店牙膏市場的占有率估計超過50%。當年,公司賣出11.74億支酒店牙膏,收入8629.22萬元。2019年三季度財報顯示,兩面針家用牙膏銷量為668.83萬支,旅游牙膏銷量則為27.94億支。


但是,旅游牙膏和家用牙膏的售價顯然不是一個量級的,2019年的668.83萬支家用牙膏的收入為3753.12萬元,而28億只旅游牙膏的收入卻只有2243.21萬元,平均每支也就七八分錢。


市占率高,但利潤卻也是薄得夠嗆,即便如此,酒店牙膏市場的優勢,兩面針卻一絲一毫都不敢松手,即使它已經成為了不少人眼中的“低端牙膏”。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兩面針,在錯誤的道路上堅持了14年的“殉道者”,親手丟掉了天時、地利、人和,生生把自己“作”到了現在這個舉步維艱的局面。


兩面針悶聲作大死:連虧13年,副業沒干成,主業被拋棄


回歸主業的兩面針還能找回場子嗎?


誰知道呢,恐怕真要如歌里唱的那樣,“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在?!?/p> 相關熱詞搜索:股權結構,股權質押,股權轉讓協議范本,同性之光,同性戀電影,同性電視劇

上一篇: 支付寶前員工接連被捕,原因都是“非法吸存”

下一篇: 豆瓣8.8分,這套不停反轉的好劇看到人觸目驚心

分享:

离线单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