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鞘:近現代俄羅斯海軍興衰對中國的啟示

來源:網絡 更新日期:2019-12-04 15:31:18 點擊:657573

5月9日,俄羅斯又雙叒叕要閱兵了,本次俄羅斯閱兵新浪軍事將為您全程跟蹤,敬請期待。說到俄羅斯每年一次的勝利日閱兵,基本每年都可以讓我們感受到俄羅斯軍隊的厚重歷史,以及俄式武器的暴力美學。不過,每年的勝利日閱兵上似乎都少了一個俄羅斯武裝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海軍。俄羅斯海軍在忙些啥?俄羅斯海軍的現狀以及未來發展對我國又有何借鑒意義?本期《出鞘》我們就來談談俄羅斯海軍那些事。

這段時間,作為俄羅斯聯邦武裝力量“最瘸的腿”,俄羅斯海軍也一直沒閑著。本月5日,俄羅斯第三艘22800型輕型護衛艦下水(從裝備來看是首艘第二批次22800,按照慣例或許也會叫22801型)。這實際上是俄羅斯開工的第四艘本型艦艇,不過由于承建三號艦的摩爾造船廠剛剛劃歸俄羅斯,對于俄羅斯水面艦艇的建造還需要學習一個,所以輕車熟路的列寧格勒佩拉造船廠搶先下水了22800型的四號艦風暴號。

相比于本型艦的首批兩艘,這次下水的第二批次在外觀上和性能上都有了很大的變化。首批22800更加類似于“海上巡航導彈發射車”,主要用于發射對地攻擊的巡航導彈,全艦防空僅由兩座AK630近防炮負責。而第二批次22800不僅將兩座AK630換成了一座?;ㄊ蔡箯椗诤弦幌到y,甚至為這套系統裝上了4個方向上共8面相控陣雷達。給800噸級的艦艇裝8面相控陣也是目前俄羅斯海軍的典型特點——微笑中透露著貧窮。

貧窮導致了俄羅斯造船行業的衰敗,而俄羅斯造船業的衰敗則直接制約了俄羅斯海軍的發展。在1991年尼古拉耶夫造船廠劃歸烏克蘭之后,波羅的海造船廠成為了俄羅斯唯一能夠建造大型水面艦艇的造船廠。而實際上波羅的海造船廠此前只承建過4艘1144型核動力巡洋艦(基洛夫級),蘇聯海軍的其他巡洋艦,如:1155型(無畏級)、1134B型(卡拉級)均為尼古拉耶夫造船廠建造。

波羅的海造船廠一直以來都專攻民用船只建造。在承建1144型核動力巡洋艦之前,其最后建造的最后一艘大型水面艦艇是20世紀20年代的塞瓦斯托波爾號戰列艦。而波羅的海造船廠能夠在老牌巡洋艦建造工廠——尼古拉耶夫造船廠手中搶下1144型的建造,也完全是因為其在核動力破冰船的建造過程中積累下的“核動力艦艇的建造經驗”。

在某場地緣災難摧毀了紅海軍雄心勃勃的擴張計劃之后,波羅的海造船廠慢慢吞吞地完成了第四艘1144型巡洋艦——彼得大帝號,而第五艘1144型則直接被取消。如此,波羅的海造船廠與蘇俄大型水面艦艇的緣分也幾乎走到了盡頭:除了1997年開始為印度建造了3艘11356型護衛艦以外,波羅的海造船廠在軍用艦艇建造領域沒有發出過任何聲音。

雖然現狀并不樂觀,不過俄羅斯政府依舊對波羅的海造船廠給予了厚望。2011年,俄羅斯與法國談妥了購買法國西北風級兩棲攻擊艦的合同。根據合同規定,法國先直接為俄羅斯建造兩艘西北風級,此后法國轉讓相關技術并由俄羅斯自行建造兩艘同型艦。而負責“西北風斯基”建造的,正是波羅的海造船廠——整個俄羅斯境內目前只有波羅的海造船廠,擁有能夠建造如此巨大的艦艇的船塢。

不過后來隨著法國方面的毀約,“西北風斯基”也跟法國原裝西北風一起去喝西北風了。但由于確確實實完成了分段建造,俄羅斯希望借此項目提升波羅的海造船廠的,大型水面艦艇建造能力的努力倒沒有一起付諸東流。同時好在憑借著幾十年來的技術積累,波羅的海造船廠的核心項目:大型核動力破冰船、柴油電動破冰船、水上核電平臺等民用特種船只依舊能為船廠帶來不錯的利潤。這使得在俄羅斯下決心重拾大型艦艇建造的時候,至少會有一個“不倒的后墻”。

主攻俄羅斯水面艦艇建造的北方造船廠就沒有這么幸運了。該廠曾經負責了1134型反潛艦(克列斯塔I級)、1134-A型反潛艦(克列斯塔II級)、1155型反潛艦(無畏級)、956型驅逐艦(現代級)等大中型艦艇的建造。不過自從2010年以來,該船廠經常性的虧損。其負責建造的22350型護衛艦從2005年開始建造,卻至今由于種種原因不能正式服役(主要由于“棱堡”系統實在扶不上墻),也是該造船廠現狀的一個縮影。

上述現狀也體現出了俄羅斯造船工業的一個突出問題:軍民融合實在太差。俄羅斯在民用船舶領域有雄厚實力,能夠積累大量資本和人才的造船廠無法參與到軍用艦艇的建造中來;而為俄羅斯海軍“輸血”的大戶,如北德文斯克造船廠(潛艇、改造印度航母)、海軍部造船廠(潛艇)和北方造船廠(水面艦艇)則幾乎沒有自主盈利的能力。實際上這些造船廠已經走入了美國造船廠的困境——僅能依靠海軍的訂單過活,而顯然俄羅斯拿不出像美國那么多的錢來“養活”造船廠。

除了造船廠的困境以外,俄羅斯海軍面臨的問題還有自蘇聯時代就惡病纏身的海軍戰略問題:哪怕是在蘇聯國力最頂峰的時期,蘇聯海軍也僅僅能夠算是一支近海海軍——更準確的說,是一支漂浮在蘇聯近海的第二陸軍和第二戰略火箭軍——對于蘇聯海軍來說,其只要能夠掩護陸軍在歐洲大陸上的推進,以及阻止北約艦隊進入“堡壘海域”干擾核潛艇進入發射陣位就好。

畸形的“頂層設計”令蘇聯海軍建造了一支畸形的艦隊:以蘇聯的強大國力和紅海軍的巨大體量建造了一支“巨大化”的“空潛快”部隊。在這支海軍中,轟炸機、巡洋艦(包括水面的和水下的)、驅逐艦、潛艇共同構筑起了一張密不透風的反潛/反艦防御網,即以新地島為核心、囊括巴倫支海和喀拉?!氨竞S颉?。

從現實情況來看,這支花費重金打造的豪華海軍,既不能讓蘇聯獲得某些海域的制海權,也不能阻止美國及北約在全世界的絕大部分海域行使制海權。雖然蘇聯的海軍將領在很早就意識到了與其“閉關龜縮”不如沖出大洋去和美國人轟轟烈烈的“干一場”,但在官僚主義橫行的蘇聯,一兩個有遠見卓識的將領能夠做的事情實在是太過有限。在赫魯曉夫和勃列日涅夫時代,蘇聯幾乎徹底失去了在公海大洋上采取積極行動的能力。

紅海軍艦隊構成的唯一優勢其實是在其發展早期的性價比較高。但隨著艦隊核心核潛艇的技術發展,這種艦隊構成漸漸成為性價比最低的選擇——在所有的海軍艦艇中,核潛艇是與民用船舶的建造脫節最為嚴重的,這表示船廠無法通過民船訂單來分攤核潛艇的建造成本。

“堡壘海域”的思想,還造成了紅海軍在艦隊戰略部署上的問題——由于地理上的分隔,紅海軍被人為的分割為了北方艦隊、太平洋艦隊、波羅的海艦隊、黑海艦隊和里海艦隊五個艦隊。這首先違反了“兵力應該集中使用”的戰略原則。而這一原則已經被歷史上的無數次戰爭證明其有效性。顯然,蘇聯人并沒有吸取到其“前任”,俄羅斯帝國在日俄戰爭中血的教訓。

上述兩個問題在蘇聯分崩離析后又被新生的俄羅斯海軍所繼承:雖然俄羅斯趁亂拖走了尚未完工的庫茲涅佐夫海軍元帥(原名第比利斯)號航空母艦,但其直到本世紀第二個十年,米格-29K服役之后才具備使用艦載機攻擊水面目標的能力。而此時,年久失修的庫茲涅佐夫早已經不適合遠洋作戰。結合俄羅斯海軍對于大型水面艦艇發展不溫不火的態度,我們可以判定,哪怕至今仍是世界上的主要海上力量之一,但俄羅斯海軍并沒有成為一支遠洋海軍的主觀意愿。

在兵力部署上,俄羅斯海軍繼承了蘇聯海軍的遺志,依舊被分割成了5個分艦隊——這使得俄羅斯海軍在任何一個戰略方向上的海軍力量,相對于其主要假想敵都處于絕對劣勢。無論是無處不在的美國,還是西方的北約或者東方的日本、韓國。對于這種奇特的“慣性”思維,倘若日俄戰爭中的海軍司令羅杰斯特文斯基泉下有知,不知當做何感想。

在面對的主要海上威脅上,我國與蘇俄有很大的相似之處——我們都面臨這美國海軍這個體量巨大且無處不在的敵人;我們都需要和美國海軍的“附屬反潛大隊”做艱苦卓絕的斗爭。第一島鏈對于我國就像格陵蘭-冰島-英國(GIUK)防線對于蘇俄一樣令人窒息,時至今日,我國核潛艇都很難“神不知鬼不覺”的突破島鏈進入西太平洋。如何吸取蘇俄海軍的教訓,走出一條康莊大道是我國海軍需要考慮的一件大事。

在造船工業方面,負責建造我國主要戰斗艦艇的大型國營造船廠,都在民船建造方面有極其雄厚的實力和市場競爭力。即使是在西方經濟大蕭條、船舶需求猛跌的“造船工業寒冬”,這些船廠依舊能夠保持一定的盈利能力,為我國維持艦艇的建造能力制造了便利,也為我國海軍的擴展壯大提供了基礎。

在艦隊的戰略布置上,由于獨特的地理特性,我國目前海軍只需要考慮一個戰略方向,即西太平洋。在可以預見的未來,我國海軍主力艦艇數量一定呈增長趨勢。而當我國海軍主力艦艇數量增長到一個臨界值的時候,美國海軍也不得不重新走上馬漢窮其一生所宣揚的理念——集中(馬漢曾經在其著作《海軍戰略》中稱“集中這一原則就是海軍戰略的ABC”)。

哪怕我們的海軍力量尚不足以同美國相提并論,只要持續保持海上力量的增長,美國海軍就必須考慮一個問題:是放棄在一個、乃至一些海域的制海權(繼續分散部署),還是放棄在全球范圍內的制海權以在這些海域取得優勢(集中)——正如他們在1917年和1942年做的那樣。就結果而言,前者并不能保證美國在任何海域的優勢,而后者至少可以保證其在主要戰略方向上的制海優勢。

而到時,兩國需要考慮的另一個問題是:艦隊應該集中布置在哪?是除了可以拼個你死我活之外毫無用處太平洋,還是“世界的胸腔”印度洋?顯而易見,前一種部署方式不僅在平時和戰時都毫無收益,還會造成世界其他海域“制海權”的真空,造成“不知幾人稱帝,幾人稱王”的混亂局面。

除了造船工業和海軍戰略之外,俄國人的主要問題是,在面對美國海軍時,無論是紅海軍還是俄羅斯海軍都本能的表現出了一種“懼美情結”,這種情結才是制約了其發展的根本因素:他們拒絕以任何方式公然挑戰美國在全球范圍內的制海權,這使們花費了無數心血建造的艦隊成為了擺設。古巴導彈危機便是這一情結導致的最直接的惡果。

反觀我國自身,能否在這個問題上做的比蘇俄好,是否有決心建設一支挑戰美國海權的強大艦隊,并用其不惜一切代價保障我國的發展利益,才是我們最需要考慮的問題。長期以來,我國海軍武器裝備的發展一直受到蘇俄的影響,尤其是我國國產航母的發展,至今仍是在蘇聯1143.5型(庫茲涅佐夫級)的基礎上進行改動。同時,從時間上來看,我國航母的發展仍舊是以“蘇聯速度”乃至慢于“蘇聯速度”進行緩慢的摸索嘗試。

在勃列日涅夫任期結束之后,蘇聯僅僅用了6年時間就從1143.5(庫茲涅佐夫級)型發展到了1143.7(烏里揚諾夫斯克級),在后者動工之時,前者甚至還沒有完工。對比之前的《出鞘》提到過的“美國速度”,如今我們航空母艦建設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以如此速度擴充我們的主力艦隊是否能夠使我們避開蘇俄的失誤,而在同美國的競爭中取得優勢呢?答案不言自明,那么本期《出鞘》就到這里,我們下期再見。

相關熱詞搜索:梅花淚,梅花的圖片,梅花5角硬幣,蘇醒的秘密,蘇里南,蘇銀霞

上一篇: 最怕有一天,突然讀懂某一句臺詞

下一篇: 12月你好?

分享:

离线单机麻将